又做了惡夢
一個不斷爭吵的惡夢

我的輕蔑
帶著高傲
彷彿...我真的不在乎任何的破裂
任何關係的破裂

然而
旋即
我看著我自己
輕蔑
帶著高傲的面容
覺得好可悲
因為是如此的疲倦孤寂
然後我改變心意
對著別人的指責
我道了歉
甚至
絞盡腦汁的想要澆熄怒火
我發誓我不再特立獨行
我會回到從前那乖巧的樣子
然而
徬徨無助地
回頭
又能走去哪兒?
我能發誓我的行為舉止一如往常?
然而一如往常的舉止
又能彌補甚麼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mowa 的頭像
momowa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