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某一處入口進了公園
那兒有著昏黃的路燈
魅惑地
像雙臂微張
引我進入幽暗的深處
我深吸了口氣
預期公園內的清新
卻聞到有些令我作嘔的酒氣
和劣質香菸的嗆味
涼亭那兒聚了一群人
或臥或坐
有個女人拿了一支冒著煙的東西
穿越了我剛碾過的小道
她用奇特口音興奮的說著
給你抽
但我很難想像那是一根菸 它太過細弱瘦長了
但我沒有多想
順著下坡滑了下去

幽暗的公園
在深處
甚至都沒有路燈了
但穿過密密的樹間
偶而可以看到外圍路上閃閃的霓虹
在錯綜的小道上
我恣意選擇方向
其實我不怕迷失的
因為無論到哪兒
我只要固定一個方向
就可以從這四邊都是擁擠車陣的公園的某個角落鑽出去
但我想留在裡頭
卻也不想停留
於是我在那明滅不定的小徑上
享受無光的和微風的擁抱
我不認為是夜晚的籠罩
因為 這個城市已經失眠了
無關外界的喧嘯
公園裡頭也失眠了
湖畔有兩三個中年人在釣魚
有個人在樹影中講著手機
又有幾人好像在散步
但跑步的人似乎不喜歡進來
他們精神抖擻的在外頭的馬路邊慢跑
並把耳機轉到最大聲
似乎有些情侶
但他們隱匿的很好
我只聽到些甜言蜜語從石頭後面傳來
忽然有處燈光
慘白的日光燈照亮寫著民族英雄的銅像
周圍有幾輛機車
大約五六個年輕男子
或許在某些人眼裡
就是那種叫做小混混的
他們在雲霧中傳遞幾根煙
我的闖入引起了注意
於是我調了頭沒有停留
我想他們和我一樣不想被打擾吧
重回黑暗
又繞了繞
我終於看出那大約一年前我寫生過的湖畔
石椅上沒有坐人
幾棵大樹斜裡刺出的枝條下垂
幾乎就要觸及水面了
忽然我想起了納西瑟斯和月神黛安娜的故事

熟悉感讓我不悅
驅策我離開這地
我又繞了繞
經過消毒水與臊味混和的公廁
筆直在前的是更深的一條路
我注意到路旁那排導盲磚
思索著光明與黑暗的不同
對於那排導盲磚
似乎沒甚麼意義
它蜿蜒著
像蛛網緊扣著這個公園
甚至在那民族英雄的周圍
繞出一個有如八卦般的圖騰

我開始決意要離開這兒了
因為快要熟悉了
我找到原來的那條路
那本來充滿魅惑的路燈
此時背後襯著的是閃爍著的廣告招牌
也就不怎麼樣了
涼亭那群人仍舊在那兒
菸應該是抽完了
只剩淡淡的酒氣
那女人仍舊興高采烈
他身旁有個男子
脫下上衣丟進一個舊塑膠水桶裡
在旁邊的洗手台洗了起來
女人咯咯的笑著
提著猛滴水的男人黑色長褲
小跑步地穿過我面前的小徑
將它甩上矮矮的七里香樹籬
我經過那男人身邊時
看了他深褐色的背上
在靠近頸項處刺了一對有如蝴蝶翅膀的圖騰
光影隨著他揉洗衣物的手勢在背上不斷跳動

我終於回到車陣旁了
再幾公尺便可以重新加入這個流動
公園外的石板
雲母正閃閃映出有如流水星河般的光芒
我遲疑了一會兒
綠燈
我匆匆返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mowa 的頭像
momowa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