杳渺雲端 by莫雅


  最近常懷念起年少光陰。

  學生時代,有陣子流行筆友文通的感覺;甚愛文字的多數人,該會喜歡魚雁的往返吧!?僅是科技便利令人無形生懶,卻又似尋不著書寫藉口般,提筆總如風雲輕飄不定住所。

  越過年節。

  各大百貨的拍賣戰始開鑼鼓;那日瞧見圍巾特價中,挨著異樣眼光禁不住收刮一籃筐,我正整理名單,想打包郵寄給這幾年來在台灣的熟稔朋友。

  上網多年了。這時候倏然察覺手中的朋友,多數並未留下住址;不知道是電腦提供了方便,還是反讓我們之間距離更加疏遠了?因而在有住址的朋友群裡沉沉發愣許久。

  台北現今該冷了吧?!我想。

  湊巧手邊兒有餘份,翻找出一張泛黃的名片;好幾多年前曾經的男人。

  電話欲確認住處:「想郵寄條圍巾給你,該沒改變吧?」
  『哦~~』傳來驚訝的語聲難免;客套地又寒喧各自近況些許。

  男人最後納悶笑問:『我對妳又〝不好〞,妳幹麼那麼細心了?』
  「僅是一條圍巾罷了,不會要你跟我說愛我啦!」我戲謔回答。

  所謂〝不好〞。

  一樣宛如風箏的兩個人,互相懶惰於捉摸遊戲,又礙著距離;他是唯一不愛文字的男人,與我無具共同的磁場吸引持續。這些年來,僅是偶而台北匆匆一餐聚,早不過問生活細節。

  包裹內,圍巾上我添附一片濃秋收藏的紅葉。

  另書寫一枚簡籤:

只因為我們都無所求,所以作得到。能給你,是代表我還有能力給予溫柔,間接浮現近況平順如昔。有天發了大財,我會去躲起來。哪天不幸破產?那更當畏懼張揚自己的存在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mowa 的頭像
momowa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