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月走到滿月
不過半個盈虧
走著
夜裡 歸心卻不那麼強烈
因為
到了一個目的地
方向就要改變
就像從新月走到滿月

又消瘦了

在遙遠的國度遺失簽證
愚昧如我
只依賴冷冰冰的保溫瓶
暫存我嘔出的熱血
保溫瓶正在悄悄流失溫度...但我沒注意


夢裡
仍舊仍舊
淚眼
一字一句
仍舊
我還能怎麼辦
我暈眩
但一字一句不停
一字一句

全站熱搜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