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週末
我回家了
算是回來看家吧

媽媽和大姊要去花蓮玩
於是我回家
雖然他們本來也要我跟著去
只是
我好累...很想休息
於是扯個理由,換一個看家的週末

昨晚
對媽媽有點不客氣
我的疲憊
身體與精神上的
她都沒有注意到
不過
一個要出去玩的心
是多麼雀躍
怎麼看得見悲傷呢?
所以我發了點脾氣
然後一股腦的把精神的悲傷化作身體的疲勞
我殘忍的想
我就是要做給你看
我要把我長久壓抑的悲傷與難過
徹底的表現出來
就在你快樂的要出門的時候
然後我沉沉睡去
ㄧ反常態的
沒有洗澡也睡著了

做了惡夢
醒來是凌晨兩點
摸黑去洗澡
沖著水
心情比較平復
想想實在不應該這麼任性
卻仍難掩心中的焦慮

或許
我害怕和媽媽一樣
和媽媽一樣孤單到老
就像媽媽看著外婆那種心情吧

當一件事有如鬼魅
又有如遺傳的宿命
罪惡與不幸的血脈匯流
不斷的輪迴
就不能讓它如浮雲流水
是胸口抑鬱的那口氣
喘不出來

或許我在怪罪媽媽
但我真不應該
沒有意義的聯想
把不幸織成密密的流刺網
綑綁自己也刺傷他人




全站熱搜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