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天的值班
心情與其他的值班沒有什麼不同
醫院在短暫的一天沒有intern也不會大亂
然後又有新的一批intern上陣

沒有倒數拍照
因為最後一刻還在做ECG
(用一台似乎是本院最古老的一台機器
弄太久以致於錯過拍照)

下午唱歌唱了六小時
可惜我唱的歌還是一樣沒什麼共鳴
(多希望有人可以和我一起鬼叫)
不過仍然唱得很開心

晚上就回到了斗六家裡
想想
若在未來的一年內我鼓起勇氣走別條路
那這就是我當醫生的唯一一年
將病人放在自己前面的一年
(聽起來很偉大
但我更想擁有自己
找到自己)

當兵無可避免
照著時程走的人生至少要再一年

接下來重要的轉捩點就在申請醫院了
該不該跳車呢?

全站熱搜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