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一個接受過放射治療的傷口
永遠不會好
於是只能蓋著紗布
等待下一次感染惡化
「難道不能照會整外嗎?」
「他們不會管的...」
即便只是一個clerk
即便她不是我的病人
聽到空洞的治療計畫的我感到無力
即便,這樣的空洞感或許只是因為自己的責任感沒被滿足吧
可能不是真的關心

[之二]
我在遲到了九十分鐘後坐上了他的車
一上車就聞到一股劣質香菸的氣息
很淡,但我很確定
我臭著一張臉問他「是不是有人在你車上抽菸」
他稍微拉長語調地說「是我抽菸,在等你們的時候就在家裡抽」
「為什麼要抽菸?」二姐語帶責備與質問
「就無聊...」
我打開窗戶透了透氣結束了這個話題

到了餐廳,點了餐
他說他最近很憂鬱
「你才沒有憂鬱」我當他在裝可憐,明明沒幾年又有房子又有車子的。而且...在我記憶中他還是意氣風發的,即便映入眼簾的他真的老了。
「最近爸爸的存款又被銀行扣了」
「我有在吃克優果,你們知道這個藥嗎?剛開始吃很好睡,後來就不會了」
我突然想起精神科的老師說過,抽菸的確可以使人心情變好
「我現在知道了,銀行大概每十年扣一次。他們不扣這筆賬就變呆賬了...」
「爸爸的退休金很少,私立學校大概兩三百萬吧」
「最近補習事業又變差,大概是爸爸也老了,變得比較會罵學生」
「你們知道○○○在當校長嗎?爸爸和他處不好。因為他都只會做廣告...」

吃飯的過程我沒有直視過他的眼睛
另外,我也多麼希望他不要提起聖誕節時我寄過卡片給他
他也問起了大姐
「我現在沒辦法打給她,因為她不給我電話,爸爸是和他有深仇大恨是不是?」
二姐沒有出聲
我把手伸進口袋捏緊那支存著號碼的手機,但也沒有打算拿出來

「好久沒有看到媽媽了。你問媽媽和姊姊要不要一起出來吃飯,不管要或不要都要和我說喔。有沒有聽到阿...」

[之三]
我沒辦法忍受被質疑
尤其是來自母親的質疑
就像她不能忍受被二姐質疑一樣

爭吵中
我沒來由的說了一句
「你不要以為只有你委屈」
沒有人發現我的真意...

爭吵中
母親說她不能忍受別人說她不正常
「難道我不正常就不能要求基本的人權嗎」她說這句時也是沒頭沒腦的
我反問說「哪你說不正常和正常有什麼不一樣」
因為我知道她在意的是什麼
她說的每句話我都了解

兩個同樣備受傷害的人
同樣脆弱
靠得太近就都要碎掉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mowa 的頭像
momowa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