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st Judgement by 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
上帝有時是嚴厲的
對於背離他的人
毫不留情
天堂 地獄的審判
黑白分明

但上帝總是別過頭了

上帝也可以是包容的
就像聖母總是坐在右側
憐憫那些信念不夠堅強的孩子
通不過試煉...有時候真的不是甚麼壞念頭所致

我們總是看見了
又看不見了
一再地循環
上帝並不在我們背離他時立刻便下審判
所有迷途的羔羊回頭
都同受禮遇

「我們在巴比倫河的河畔坐下,哭泣。」
他彷彿自言自語似地說著:
「我們把琴掛在那兒的柳樹上。」
「多們傷感。」我回應著。
「這是〈詩篇〉裡某一首詩的前幾句,
這首詩寫的是放逐,
有一群人想回到神的應許之地,卻難以如願;
放逐仍要持續很長的一段時間。
對於在適當時機來臨前就想要回天堂的人,
我能做甚麼讓他免於受苦?」
「您甚麼也不必做,神父。真的甚麼也不必做。」

~《我坐在琵卓河畔,哭泣》 by Paulo Coelho

這首詩後半段
似乎寫的是堅信

「耶路撒冷阿,我若忘記你,
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
我若不讚頌耶路撒冷,
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


我們總是看見了
又看不見了
又看見了
一再地循環


上帝的審判
是我們堅信的理由
上帝的包容
告訴我們永遠不算太晚
重新仰望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mowa 的頭像
momowa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