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不希望病患是因為在自己身上「受到切身教訓」才乖乖接受建議。因此,如何說服病患是每個醫護人員必備的技巧。但在實務面,無論是門診還是住院,台灣的醫療是倉促的醫療。要有效溝通?很難。並不是醫護人員不願意撥出時間,而是時間根本不夠用。而時間不夠用的原因,除了病人太多/醫護太少。其他的原因在於,台灣社會願意投注在「醫療」上的資源不夠,醫療被賤價販賣,導致人力的緊縮,以及病患的增加。人力緊縮導致一個人被要求當好幾個人用。就先談談大醫院的醫師就好,臨床、研究及教學要三者並重。此外還有行政的業務(應付評鑑、應付健保)。有時候不幸還要跑跑法院,掃掃冥紙或是清雞蛋殼。另外還有一些吃喝拉撒睡這些不得不做的事情。能夠陪陪家人,告訴自己的孩子說:「我是你把拔(或馬麻),不是只會兩三天到家裡睡一覺的奇怪的陌生人」就該感謝老天爺大發慈悲。因為沒有人可以真的做到樣樣兼顧。有時候醫師為了趕實驗決定某些話就不說了,有時候則是為了趕開會、有時候是被法院傳喚了、有時候是病歷室再三催促、有時候是要幫學生上課了、有時候是要寫健保申覆、有時候是想多陪陪家人、最後才是因為尿急肚子餓或是想睡覺。於是病患被一些科學家兼職醫師診斷,被一些行政人員兼醫師治療,有時候則是罪犯或是清潔工兼職醫師來關心你、或是低血糖併過度疲勞以至於精神有如喝醉酒的人來幫你開刀。有時候你看到狂奔的醫護人員不是去急救,而是夾縫中想去上廁所。來看你的小孩的是充滿愛心的媽媽,只是她看著你的孩子心裡想著:「我對自己的孩子有這麼好嗎?」
我們都希望給病人有品質又安全的醫療,但真正讓醫護人員做不到這件事情的原因太多,就現況,醫護人力要短期增加是不可能的,但太多的外務壓在醫護人員身上,是否有辦法減輕呢?這還有待高層做出正確的決策。
如果我是病患,我希望有以臨床為優先的醫師來診治我,而不是身兼數職的大教授。而我也希望他在這兒為我付出時我,心中不要對家人有所虧欠,否則我對他的家人也十分抱歉,而且我無法彌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mowa 的頭像
momowa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