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有號誌燈的三線道
如此寬廣、向兩頭無盡延伸
彷彿沒有決心就闖不過
即便有時車輛不過就稀稀疏疏的兩三台
掠過,留下冷清清的我
像是某張嶄新的紙
某個無所事事的下午
某個空白的未來
寬廣、延伸
卻一任虛度

唯有睡眠
像是結束
結束的時候
我將不再需要為即將黯然逝去的未來內疚

全站熱搜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