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2/04

前幾天我夢見我爸爸了
醒來後我只想到在我還是小學時
我通常自己走路回家
大概要半個小時吧
若遇到星期三星期六還是在中午走
我總希望爸爸今天可以來載我
他時常出現
也偶爾當我已在半路時才接到我
這是
我回憶中好的部分
我不得不承認

在爸媽離婚後
我悄悄的恨他
悄悄的不想他
悄悄的以一種不以為然輕蔑的方式傷害他
而且我覺得這樣永遠沒能補償他對我做的

但是我夢到他了
或許是因為前幾個禮拜我外婆過逝
我一個字也沒和他提
他一直到出殯後才知道
他後來打電話問我
為甚麼沒告訴他
我不想解釋
真正的原因是每當我和他通電話
我都擔心我和母親的關係會發生變化
畢竟他已經打擊過我
並且如此巨大

但我冷冷的回了一句
雖然我的口氣並不冷淡
但很敷衍
我說
唉呀..我覺得沒必要和你說

他說這樣呀
就掛電話了

前幾次就算我敷衍他
他仍會不放棄的說有事要和他說
這次
他好落漠

沒想到當我在理直氣壯的傷害他這麼久後
當他表現出落漠
我心理竟然開始自責

在我的夢裡
他並沒有對我做甚麼壞事
我甚至記起他的好

我從前總能很理智的說
他對我媽做了這樣的事我怎麼能原諒他
縱使他對我沒甚麼不好

這次
我害怕了

我害怕他有一天也悄悄的死去
因為沒有必要告訴我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痛苦要承擔
這句話我在遺囑中寫著
因此無須再承擔別人的痛苦

我寫得好像在壯闊的天地中獨行的俠客
但我真正想做的是逃避
我要做的不是關心別人怕別人承擔過重
而是我不想有人侵入我的傷口
我怕痛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痛苦要承擔
竟成了我憐憫爸爸的說辭
我一向小心翼翼的呵護我對母親的愛
付出雙倍的關心
因為我得愛兩個人
她也需要兩個人的愛

缺席的第三者

他有那個第三者的愛嗎

他須要我愛他嗎

他的落漠讓我覺得他死了一遍
我幻想中他一夜蒼老

和許我下次見他時真是如此
他已經不再是年輕女學生中帥氣的老師了

媽媽在離婚後老的很快
白頭髮像雜草般抑制不住的冒出來來
漂亮的單鳳眼也下垂了
她從前總是自豪說是歐雷廣告中那個
「我不是你高中同學,我是你高中老師」的女主角
我也總停在這樣的回憶中
但如今她連睡覺都鎖著眉頭

那爸爸呢
我已經好幾年沒正眼瞧瞧他了
我躲避他的眼神
怕想起他的好
怕我生起憐憫
怕想起他騎著摩托車出現在國小門口

然後我會想起他在深夜摀著電話筒叫我快去睡
因為有個學生有點問題需要處理

他的確沒說謊
只是我和姊姊和媽媽都沒聽懂

我會想起和他睡在一起是多麼的難過
因為他身上有一種不屬於我們家的氣味

然後我終於知道為何媽媽總是告誡我們不可說爸爸睡在客廳
縱使我的印象中總是如此

我的譴責與憐憫
是如此的矛盾

接下來我要讓誰獲勝

我總是愛上像爸爸一樣不羈的男人
就像媽媽一樣
但我不得不信
這樣一個男人會在妻子懷孕時開始第一次外遇
在生產完後打她的女人
在爭執中一次次的指責女人的不對
然後女人只能回以一句
「只有老天爺知道你哪裡錯了」

我努力的使自己像母親一樣
然後
我知道我不能恨他
因為他的拳頭還沒有落到我身上
他的不忠我始終只是耳聞

我只能哭
只能尋找一個個他的代替品

我只能哭
只能尋找一個個她的代替品

一場風暴後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痛要承擔
他們都沒有能力去承擔別人的痛苦

更別說是溫暖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mowa 的頭像
momowa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