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辯論時有人提到
「邁向死亡的那不可逆的點」

人生自古誰無死?
人一生下來就在邁向死亡
又哪有什麼不可逆的點呢?
若真要說,現在不就是那個點嗎?
我們都要死的
只是你看到了嗎?
看到死神了嗎?
還是祂仍在遠處遊蕩?
遊走在病容之中?
遊走在戰火之中?
遊走在一個安詳的笑容之中?
在你的鏡中,你看到了嗎?

我笑著把這個想法說給同學聽
他問:「那我們生來做什麼?」
我笑了,這也是我預期的問題...
「不是等死,就是反抗」根據卡謬的想法或許是如此的,但他講得不明不白
反抗死亡的意義
可以是創造不朽吧(若死亡的意義是虛無)
可以是特立獨行(若死亡的意義是殊途同歸)
但總之,若不反抗,就是等死...

同學說:「至少我們曾經走過吧」
聽到這句話,我被震撼了...
好久沒有聽到這句話了!
長久沈浸在結果論的我,忘記過程的重要
散步,在一條曲折的道路上
有美好有痛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mowa 的頭像
momowa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