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愛過的人
最後都像錯誤
最大的錯誤不在於他們對我沒有愛
而是
在關係分叉之後
我們只能談些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

我之於他們最後竟然無足輕重
而我當初愛上他們,多少是以為我在他們心裡也有一定的份量

我不願意承認
我內心的矛盾不是那麼容易被瞭解
但我要求的也不是瞭解
而是,至少有點兒想要瞭解我的動機

問題的癥結究竟在哪裡?

我困在不被瞭解
以及不被瞭解之後膽怯的退縮
我和難過一起躲在遠遠的小小的角落
更加疏離、更加不被瞭解

人難過時總是會想起所有的不愉快
一些人生中難以忘懷的事件

想起國小五六年級
某一次我在上廁所時
隔壁也在小便的同學突然把頭探了過來
我氣得打了他一頓
上課時也是一直氣呼呼的
忘記是我和老師講還是怎麼樣
我只記得老師說:「你有需要這麼生氣嗎?」
我氣得不顧旁邊可憐的同學就把我們的桌子翻了
抽屜裡頭的東西都灑了出來
我抓起所有抓得到的東西丟向老師
然後一個人跑了出去

我躲在樓梯下
上課中校園靜悄悄的
沒有人來找我
我於是就自己走了回家
不幸的是鑰匙沒有帶
(不知道是忘在教室還是真的忘了帶)

我不記得這件事情有甚麼結果
老師似乎當成沒這回事
也不知道爸媽知不知道這件事
似乎全世界只有我仍舊在意

這件事把我傷得很深
傷得最深的部分當然不是被看雞雞
而是大家的漠不關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mowa 的頭像
momowa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