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如往常
捱完了最後一節課
天色也變得灰暗
疲憊的身軀並沒有因為瞌睡的澆灌而生龍活虎
卻像做了個忙了一輩子的大夢
好累
努力回想在精神游離前老師講的最後一句話,似乎是「最後這三分鐘要好好聽」
而我心裡想的是「那我就好好聽吧」
但旋即思緒像是經歷夢境中特有的空間跳躍一般
跳到另一個與這個世界互相不能記憶的空間
旁邊的朋友好心的搖了搖我
我們說好了要互相搖醒對方
於是此時我只能報以一個無能為力的苦笑
記下最後一個重點,然後下課

明天是重要的日子--白袍聽診典禮
卻沒有甚麼不一樣的感覺
甩了甩微微抽痛的腦袋
便回宿舍弄了一份演講者介紹,送印
為了這個典禮,做了不少事:海報、邀請卡一些零零碎碎的東西
卻像是接外包工作,沒有為了自己做事的感覺
像是幫陌生人撿起剛好落在腳旁的一枝筆
或是關緊不斷漏水的水龍頭之類的事
不為了自己,也不為了甚麼
只是習慣應該這麼做
但靠著習慣,就會覺得總是少了甚麼

嗑著晚餐,看著綜藝節目般的晚間新聞
若沒有咀嚼與吞嚥,大概也會打起瞌睡吧
仔細想想
瞌睡不就是專心聽著無趣的內容的終產物嗎
因為專心,逼著自己除了上課內容甚麼都不能想,以致於腦子甚麼都不想了
這樣的專心,像是下達著關機指令的電腦,「應用程式無法起始,因為正在進入關機程序」
新聞一則又一則,有點印象的或許不過就是某所高中學生抗議髮禁--在這個理論上已經沒有髮禁的時代。
或許是羨慕他們之中有幾個人有這樣強烈的情緒
或許是感傷他們之中大多數的人其實無所謂
總之,在這個社會裡頭...能引起我的興趣的這麼貧乏
貧乏到我需要激起無謂的激情,來滿足其實沒這麼嚴重的空茫


    全站熱搜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