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號和家祥、子淳、阿斯、博凱、逸燕、乃嘉、秉宜、明達一起去劍湖山
許久沒有去遊樂園了
危險刺激的遊樂設施越來越多
可是我對遊樂園的感覺卻越來越少
應該說沒什麼吸引力
雖然說從以前我就對遊樂園沒有很大的興趣

這次我發現一個轉變

我發現我作的很多事情
都只是在求做完而已
就連玩遊戲也是如此
從這個遊樂設施到下一個遊樂設施越快越好
毫不留情的以飛快的步伐前進
當搭車的時間快到時
莫名的緊張起來
死命的準時到達

或許就像跳舞一樣吧
從這個拍點到下個拍點
從這個pose到下一個pose
只在乎拍點上的姿勢是否正確是不夠的
過程也很重要

或許我忘了的
我忽略的正是過程
但是
對於一個沒有真正熱情的人來說
要求過程實在太嚴苛了

但是
為什麼沒有熱忱

時時保留體力
犧牲可以選擇的幸福夢想
以保留體力時間去作那不得不去作的
或許
沒有體力時間
加上不反抗那不得不去作的
正是我讓幸福夢想變成無法選擇的罪魁禍首

在錯誤的道路上走著
並非漫無目的
事實上目的很清楚
因為是外力設定的
腳步可以更快
但是
沿途的風景
對目的的憧憬
乏善可陳

那不得不作的
只是一種奇怪的堅持
該歸咎給誰
大家都說自個兒不是主嫌

是自己放不開吧
明明知道這樣做並不會更好
但是這樣做 名義上卻更堂而皇之
這樣做 名義上更能安慰說服自己

生命的強度與速度
薰瑩相信主從不遲到
因此他要更展現生命的強度
速度則交給主來安排

那我呢
我在速度的世界裡苟延殘喘

感覺上一切都錯了
一塌糊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mowa 的頭像
momowa

 

momo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